翼鸽要捕捉樱花妖🌺

蝙↑蝠↓侠↑~~

【超蝙】死于黎明/Died at Dawn 01【JL背景,虐预警,OOC预警】

阅读前请务必先看注意事项,不然被雷到作者表示一律不负责任。


阅读前注意事项:

1、故事从大超被复活开始,有与JL不同的情节。

2、唤醒了大超人性的不是露易丝而是玛莎。

3、情节有作者不负责的瞎猜以及各种OOC。

4、露易丝没有和克拉克继续在一起。

5、布鲁斯曾多次拜访斯莫威尔。

6、有刀子,有单恋。

如果以上均能接受,欢迎来到新坑。【泥垢



Summary:如果超人在终战时没有及时赶到。 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你是我隐藏的珍宝,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是我的十字,我的潮湿的痛楚。



01


在此之前他从未有过这种想法。


但现在,母盒内存放的千百年的记忆,在维克多手中被悉数挖出。他看着那些画面,藏起自己有些发颤的手指。他知道了母盒的来历与用途,而那个能够重塑整个星球的盒子之一,正摆放在他的面前。大胆的,疯狂的,不切实际的念头,如同燎过荒原的火焰,一旦燃起便就再也无法被轻易的扑灭。


强大的力量,能够重塑整个星球的力量,重塑,而那个力量比一个星球更加强大,复活,复活,复活……然后母盒仿佛知晓了他的思绪一般,那些画面消失了,只剩下一个虚幻的投影,红色的披风柔软的在半空中漂浮着。他看着那一块色彩,迎着同伴或疑惑,或惊讶的表情不发一语。


那记忆从雨,烟尘,火光开始,红色的丝织物从眼前划过,然后战士的吼声,伴着刺耳的音爆以及那不详的绿光,最后以逐渐放大的无神瞳孔作为收尾。然后他听到了自己的声音,平静的,冷静的,甚至毫无起伏的。接着他便得到了同戴安娜的争吵,以及突然击在胸口的一掌。但他拒绝让步,尽管这确实是无与伦比的疯狂。


“这个世界需要超人。这个团队也需要克拉克。”



“这个世界不需要你。”


在疼痛和窒息之间,他听到超人的声音。有那么几秒钟,他以为自己绝对会被热视线烧穿大脑。但阿尔弗雷德带着他的“后备计划”及时赶到了,接着他就被随手的扔到了一边。他的左肩因为最先着地而干脆的脱臼了,他仰躺着看着刚刚复活的氪星之子带着自己的母亲离去,胸口突然莫名的隐隐作痛。布鲁斯深深的吸了口气,把那归为肋骨受到冲击的结果。接着另一声音爆唤回了他一直仰望超人离去的视线,荒原狼在刚刚的一片混乱中夺走了最后一个母盒。


这个结果令每个人都烦躁沮丧,在亚瑟和维克多的争吵升级之前,巴里用极其无辜的语气和表情打断了他们,布鲁斯就差对他投去一个感激的眼神了。他匆匆的安排了下接下来他们各自的任务,便立刻大步的离开了,后背和肩膀的疼痛让他几乎无法稳住身形。


“让我来吧。”尾随他到休息室的戴安娜,在他试图褪下战衣时轻声的开口。


戴安娜用足够温柔的力道复原了他脱臼的骨头,他活动了下终于归位的胳膊,没有费心去掩饰或者阻止那一声带着疲惫的叹息。


“你知道你不能永远做这个。”戴安娜漂亮的眼睛中满是深深的担忧。


“我现在就很勉强。”布鲁斯尽量用轻松地语气回答,并为对方倒了一杯酒。


“关于克拉克……我知道你对——”戴安娜犹犹豫豫的开口,她知道这件事布鲁斯不会愿意被提起,但是他的表情却又让她无法沉默。


“你是对的,我确实应该小心点。”


布鲁斯晃晃杯子打断了她,他知道自己那些隐秘的心思被戴安娜戳破只是时间问题,他只是没想到会在这个时刻被提起。布鲁斯避开女神的目光,选择低头看那些金棕色的液体。


“他非常的恨我,如果不是玛莎及时赶到,也许我现在已经是一只烤蝙蝠了。”


“布鲁斯!”戴安娜微微皱起眉头,她很不赞同刚刚的那个玩笑。


“抱歉。”布鲁斯轻轻地同她碰了碰杯子。“希望我们能熬过这个夜晚。”


“那之后呢?”戴安娜仍旧揪着那个问题不放,“克拉克不知道你对——”


“那只是个错误罢了,戴安娜。”布鲁斯沉声打断了戴安娜,再抬头时眼中已是空无一物。“没有人需要为错误负责或者担忧,没有人需要去知晓并不存在东西。他也是,你也是。”


戴安娜看了他好一会儿,最终也只是轻轻地把手搭上布鲁斯的肩膀。


他们还有一场凶多吉少的战斗,他们还有一个世界一个明天需要拯救。他们深陷未知未来的黑暗魔咒,每跨出的一步都会伴随着死亡的低语。也许无言的支持和沉默的守候,才是他们留给彼此最终的温柔。



也许这便是终幕。


有人说在一个人即将死去前,他的一生都会从眼中闪过。布鲁斯从未信过这些毫无根源的传言,但此时他确实的看到了,从多年前的那个肮脏的巷口开始,从珍珠的坠落,从他的坠落开始。许多的声音,许多的面孔,重叠在一起混成模糊的一团。


鲜血,硝烟,尖叫和疼痛与从未停止的梦魇混杂在一起,形成吞噬的蝙蝠,化作刺目的绿光。他尝到苦涩无力和愤怒,他尝到悔恨自责和希望。他因而想起那从天而降的神明,想起那死去的面孔和新生的双眸,想起那些在深夜中无法同他人言说的,隐秘的想往。


蝙蝠侠从一时的恍惚中回神,他不确定自己内脏破损了多少骨头断了几根,不断叠加的疼痛令他的脑中嗡嗡作响。荒原狼的吼声在他耳朵里只剩下沉闷模糊的音调,此时他唯一能看到的只有眼前那个灰色的巨影,以及对方身后那正在发着强光的母盒。他试着往前移动了几下,但很快就被一脚踢得更远。


他没有等到那把砍下来的斧子,一个温暖的怀抱代替了那坚硬的兵器。有人在喊他的名字,让他尽可能舒服的躺在自己的怀里。那声音被他耳中的嗡鸣打的断断续续,但是他认得那个声音,那个被锁在蝙蝠洞里的,那个曾无数次萦绕在梦境中的——


“布鲁斯……别……我很……”


睁开眼睛的动作似乎费尽了他一生的力气,在一片晃动的模糊中,他唯一能够看到的,只是一小点蔚蓝的色彩。但那已经足够了,这个该死的世界还是迎来了它的救赎,他此时终于可以放心了。布鲁斯试着开口,但涌出的只有带着腥味儿的温热液体。


“布鲁斯……布鲁斯……一下……我……”


那声音里似乎带上了焦急和担忧,可布鲁斯已经分不清了,他眼前的画面开始变得涣散而灰暗,他已经听不见对方接下来说了些什么,他感觉到了身体热度的流逝。而他此时唯一能做的,就是奋力的揪住手边那柔软的布料,艰难的发出最后的破碎声音:


“世界……不需要我,但是它需……需要你……请你……拯救它……克拉克……”


他再也坚持不住了,疲惫和疼痛巨浪一般的压了下来。布鲁斯松开了紧握的双手,放任了黑暗将自己的意识全部吞噬。



—TBC—




评论(47)
热度(493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