翼鸽要捕捉樱花妖🌺

蝙↑蝠↓侠↑~~

今宵花未眠 01【忍者蝙蝠侠背景】

官方穿越梗,忍者蝙蝠侠动画背景

极端OOC,私设如山。
梗来自丹海爸爸 @丹海 但是到我手就被写的烂到不行【丧气.jpg


【私设注意】:   

1、蝙蝠侠穿越时没有穿越到小丑的领地上,而是落到了大超的领地

2、超人的飞船遇到虫洞落到了战国时期的日本,收养他的是当地城主内岛氏

3、这里超人的名字是【星】,而并非之后的克拉克

4、他通过婴儿舱上残留的讯息得知了自己的氪星名【卡尔·艾尔】

5、卡尔成年后受黄太阳影响衰老极为缓慢

6、卡尔在黄太阳辐射下生长缓慢,致使此时的大超身体力量并未达到顶峰

7、时间和人物出场有略微的改动,但大体按忍者蝙的剧情发展

8、大概还有啥私设我以后边写边补吧【被打死



summary:因格鲁特在阿卡姆制造的爆炸,使得蝙蝠侠来到千年前的日本,他在这里意外邂逅了一位异星来客。




01


刺目的阳光蓦地充满了视野,脚下的地面瞬间消失得毫无踪影,蝙蝠侠意识到自己正在半空中急速的下坠。


但在他能作出任何反应之前,身体就已重重的砸上了坚实的地面。即便有了战甲的缓冲,剧烈的疼痛和晕眩仍旧让他有些意识不清。在昏沉中,一阵急促的马蹄声远远传来,在陷入黑暗的前一秒,他只看到来人有一双蓝得惊人的眼睛。



“将军,国司大名不知从何处得到了消息,已经派酒井管领前来搜查归云城。”


“知道了,一切按计划行事。”


日语?


布鲁斯从昏迷中慢慢转醒,坠落造成的轻微脑震荡让他仍旧眩晕不止。时间似乎已经到了夜晚,屋内只有烛火发出的昏暗光芒。他艰难的转动头部四下打量,发现自己正身处一间和式风格的房间里。整个屋子除了摆放在对面的两把武士刀,以及墙上的一副“忠义”挂字之外别无他物。就在他对此疑惑不解的时候,拉门被人猛地打开。


“你醒了?”


来人的相貌被昏暗的光线遮蔽了大半,只有那一双眼眸在黑暗中如星般明亮,男人按住了布鲁斯的肩膀,手上的力度让他不由得暗自吃惊。


“暂且不要多问,也不要讲话,之后我会同您一一解释。”


布鲁斯微微皱眉,但门外响起来的脚步声不容他再迟疑,他只有任男人为自己披上那件鹅黄色的和服,然后被对方暧昧的搂进怀里。


“参见内岛将军,在下奉国司大名之命前来护卫您的安危,助您缉拿要犯。”行礼的酒井不着痕迹的扫了一眼他们,再开口声音里便就多了一丝轻蔑,“抱歉扰了将军您的好事,不过在下有命令在身,还请您多多海涵。”


“酒井管领不必抱歉,此乃国司大名之命,我自是不敢阻扰。”男人的手看似暧昧的在布鲁斯腰间滑动,但实际上却是遮挡着他身上包扎的伤口。“只是此时不太方便与管领同行,还要麻烦酒井管领自行前往搜查。”


“那我恭敬不如从命。如您准许,在下想先在府内布下人手,搜查有无犯人踪影,大名令我首要保护将军大人的安全。”


这很明显找理由来进行监视,但大概男人并不能违抗这个国司大名的旨意,酒井根本就没有隐藏脸上的那一丝得意。


“当然,那就劳烦酒井管领费心了。庆一,为酒井管领带路。”


那个酒井似乎巴不得能够立刻开始搜查,他草草的行了个礼便就跟着小侍从离开。隔着老远都能听到他发号施令的声音,看样子是笃定这次绝对会抓到对方的短板。


但是这个名为内岛的男人却看不出丝毫的慌乱。他让布鲁斯躺回塌塌米上,用衣服和被单巧妙地遮挡住他的脸,然后把刚刚故意扯乱的衣襟重新理好,带着一副事后的慵懒表情等着酒井前来报告结果。没多会儿,那个酒井就黑着脸回来了,看来他在这里是一无所获。


“可有什么线索?酒井管领?”


“府内一切安全,请将军放心。”酒井面色不善的同男人告辞,“在下即刻便去搜查城内。”


“无事便好。辛苦了,酒井管领。”


男人只是轻轻的点了点头,便就令在门外候着的侍从送人离去。等到那些脚步声消失之后,那个名叫庆一的小侍从,才悄无生息的点燃了屋内和廊下的灯。屏退左右之后,男人起身将拉门关严,端坐到他面前,郑重的看向刚刚坐起来的布鲁斯。


直到这时布鲁斯才终于看清了对方的相貌,男人完全是一副西方面孔,雕塑般的面孔年轻却带着威严,他的黑发盘在脑后,只有一小缕打着卷儿垂在额头上。


“在下乃归云城将军内岛星,刚刚多有冒犯,布鲁斯·韦恩君。或者我该称呼您为蝙蝠侠。”


“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。”


布鲁斯紧绷着身体,直觉告诉他就算此刻他没有受伤,也很难打败眼前这个内岛星。


“恐怕不止我一人,在这八洲之内您已是无人不识。”


内岛星递给他一张破破烂烂的通缉令,上面赫然写着他的名字和对他穿着的描述,左下角还画有他带着蝙蝠头盔的画像。


“日语……大名……”零散的线索开始在布鲁斯的脑海中串联,得出的结论让他不由得有些惊讶,“格鲁特的仪器将我带到了日本战国?”


“我知道您并非这个时代的人。”内岛星却似乎对此毫不惊讶,“如若我没有猜错,您与第六天魔王——小丑领主,应该是同源之人。”


“小丑领主……”布鲁斯的眉头皱了起来,“这里发生了什么?”


“那些异客在三年前从天而降,并且在极短时间内赢得了各位大名信任。”


内岛星从衣袖里拿出一张地图,铺展在他们之间。


“自称企鹅人的异客掌握了甲斐国,而他的对手越后国则被名为毒藤的女性控制。而在陆奥国,称雄的人是丧钟。自称双面的人掌控了首都附近的近江国,他效忠于第六天魔王。而第六天魔王,则是最接近统一全国的人。 ”


“看来他们都在试图改写历史。”布鲁斯摸着自己的下巴思忖道,“但是你为何要告诉我这些?”


“两年前他们开始在自己的领地内大兴土木,修建了从未有人见过的巨大建筑。”内岛星直视着他的眼睛,“从那时起,全国便贴满了带有这幅画像的通缉令。你一定有着令第六天魔王异常忌惮的能力,所以我想拜托您协助我驱逐这些异客,结束他们带来的混乱,恢复国家的秩序。”


言毕,他向着布鲁斯深深地行礼。


“那些人我是必定要送他们回去。”布鲁斯顿时被他突然的托付弄得有些不知所措,毕竟他对这场混乱也只是刚刚有个头绪,“但是恢复秩序这一点我不能向你保证,你们的命运只有自己能够掌握。”


“但我希望我们合作愉快。”


“十分感谢您的出手相助。”


两人同时开口,但却是一个鞠躬一个伸手。内岛星看着他奇怪的歪了歪头,看起来根本不理解这个动作的含义,布鲁斯只好讪讪的把手收回来,不自在的干咳了两声。


“呃……这是我那个时代的礼节,表示合作或者达成某种协议。”布鲁斯摸了摸鼻子,决定还是稍微解释一下。


“您的那个时代?”对方似乎是疑惑地反问了一句。


“是的,我和那些异客都来自千年之后的大洋彼岸。”布鲁斯以为他没有理解,便解释了一下,虽然他不确定对方能不能听得懂,“因为一场意外才穿越了时空来到了这里。”


“我还以为你会是……”


内岛星小声说了什么,但是声音太低布鲁斯没有听清,但在他想追问时,门却忽然被轻轻敲了两下,接着外面便传来一个少年的声音。


“将军大人,热水已经备好,您和樱丸大人可以沐浴了。”


内岛星抬手示意做出防范动作的布鲁斯放松,然后才高声回应道:“知道了,庆一你下去吧。”


“是,大人。”少年应了一声,一阵窸窣声过后外面又迅速的恢复了寂静。


“樱丸?”布鲁斯抱起手臂看着对方,很显然这个称呼是属于自己的。


“这是为了隐藏你身份的化名。”内岛星的脸上忽然就泛起了奇怪的红晕,眼睛也开始不自然的乱瞟,“飞驒国虽然偏远,但也难防会有小丑领主的线报。”


布鲁斯对此不置可否,但是他知道这个内岛很明显还隐瞒着一些别的事,男人虽身居高位可毕竟还是年轻,并非事事都能够隐藏的很好。


“那么我在这里的身份是什么?”


“我的贴身侍卫。”内岛星的脸红的更厉害了,这回他彻底避开了布鲁斯的视线。


“侍卫……只是贴身侍卫?那为什么我要和你一同沐浴?”布鲁斯挑眉牢牢地盯着他,“据我所知,这并不符合礼节,将军大人。”


事实很快证明,无论他有没有戴上那个骇人的头盔,无论对方是否知道哥谭黑暗骑士的名号,蝙蝠侠不赞成的目光都依然有着它原本的杀伤力。很快的,这个明显比他小了一轮的大男孩就有点撑不住了,那些暴露他内心的红色已经蔓延到了脖子上。


“贴身侍卫就……就相当于我的……呃……契兄……”内岛看起来既羞愧又苦恼,他孩子气的抓了抓衣服,“很抱歉布鲁斯君,这是唯一一个不会让他们起疑的方式。”


布鲁斯当然了解这个“契兄”的含义,尽管他也知道这是对方的无奈之举,但是真的接受起来还是有那么一点困难。


“那么今晚我就要和你一睡?”他揉揉脸疲惫的叹了口气,妥协了。


“不止今夜,每夜你都需与我……与我共寝。”内岛星的脸仍然红的透亮,但至少他现在敢抬头看着布鲁斯说话。


布鲁斯看着那个堪称无辜的眼神,突然觉得自己的脑震荡此刻又严重了不少。



五日后。


尽管才刚刚时至仲夏,但归云城里却已是有了凉意。飞驒国四周被层叠的山岚,以及参天古木重重包围,在这个近乎与世隔绝的国家里,时光安宁平静的仿佛虚幻,耳畔只有鸟雀的嘀啾和偶尔的鹿呦。若不是每日都能见到在街面上来回奔忙搜查的士兵,这里根本看不出丝毫战国乱世的模样。


身着浅黄色樱花和服的男人赤足靠坐在廊柱下,未读完的书卷随意的摊放在腿上,毫不在意午后的微风掀乱了书页。几片树叶蝴蝶般落在衣摆却未被扫去,昭示着他的思绪已不知飞向了何方。


“樱丸大人您怎么又跑到这里来了!您的身体才刚好不久,吹不得风的。”突兀的喊声打惊跑了庭院里的鸟雀,名叫庆一的少年侍从正从远处奔来。“将军大人要回来了,我们该前去大门迎接他了。”


少年毛躁躁的完全忘记了礼节,若是内岛星在此定是要好一顿责罚说教,但布鲁斯却对此并不在意。他只是任由少年为他整理有些散乱的和服。原本这种贴身服侍布鲁斯是拒绝的,但在同这身和服挣扎了半个小时之后,他最终挫败的选择了放弃。


“啊!大人您又不穿足袋!现在天气已经开始变凉,要是因此冻到将军大人一准要责骂我!”


少年咋咋呼呼的进屋翻找出足袋,马不停蹄的赶紧为布鲁斯穿好,这才领着人前去大门迎接府邸主人的归来。


阳光西沉了一点,在寂静的长廊上投下浅浅的灰色影子。布鲁斯缓步跟在少年的身后,他所居住的这个别院,除了小侍从庆一就只有一位负责打扫的老者,内岛星禁止其他人到这里来。因而空旷的长廊中,只有他们两人的脚步声。


布鲁斯摸着藏在振袖下的绷带,思忖着或许到了该向内岛此行的时刻。尽管这几天他一直在卧床,但也从庆一那里打听到了许多事情。那个国司大名果然还是对内岛抱有怀疑,一天三道指令的向他施压,命他捉拿犯人。如今他的伤已经好得差不多,若是在久留恐怕对他们都没有好处。


思索间他们便已到了大门,庆一带着他站到了距离家臣和仆从稍远一点的地方。但即便如此,他还是能听见身后人群的窃窃私语,带着诸如“契兄”、“男宠”和“姿色”之类的字眼。庆瞪了一眼那些胆大妄为的下人,接着抱歉的看向身边的布鲁斯。


“万分抱歉樱丸大人,将军大人已经下令不许对您私自妄议,但有些人就是胆大妄为抗令不遵。”


少年对那些人的阳奉阴违愤愤不平,看起来他是真心尊敬自己的将军主人。布鲁斯安抚般拍了拍庆一的头,表示自己对此并不在意。


“内岛将军是归云城主人,他的一举一动自然会受到各种非议。”布鲁斯平静的看着门外,“你身为他的亲信,这种事情遇到的只会越来越多。”


庆一崇拜的看着布鲁斯,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。这几日他和这位高雅的樱丸大人相处,言谈之间学到了不少东西,他现在开始有点明白,为何将军大人要冒着危险将人带回府内,绝不仅仅是如下人间传闻所言,将军贪恋他的美色,他们之间绝不只是情爱那种浅薄的关系。


就在少年进行着过于丰富的脑补活动时,内岛的马车已经停在了门口,男人有些面色不善的从车上下来来,后面还跟着一个酒井管领。


“国司大名的明晚之约,还请将军务必出席,不然在下也不好回去交代。”酒井贼溜溜的瞟了一眼布鲁斯,洋洋得意的向着内岛行礼。


“知道了,我一定出席。就劳烦酒井管领禀报。”


内岛星不耐烦地跨进门内,挥手就让人把对方关在了门外,他看都没看迎上来的管家一眼,径直的走向布鲁斯。伸手一捞就把人抱进了怀里。


“别动。”他低声制止了布鲁斯下意识的挣扎,然后高声对身后的家臣们发话,“今日若非紧要事务,一律不得通报。”


言毕他便立刻带着布鲁斯离开,庆一小跑着跟在他们身后。



“你今晚就要立刻离开归云城。”等他们一走进别院,内岛星便立刻松开了手,“我这就将你的盔甲拿来。”


“发生什么事了?内岛?”布鲁斯反手拉住了他,“有人将我藏在这里的事说出去了?”


“不,这件事绝没有人知道,我的亲信你可以完全信赖。”内岛星的脸上写满了嫌恶,“只是今日酒井那龌龊小人,将我有契兄一事告知了国司大名。”


“只是因为这个?”布鲁斯突然觉得有些好笑,“那天他见过我,必然会禀报上去。”


“不仅如此,他还添油加醋的描述了一番!说什么俊美至极,能歌善舞,不可多得的美人,飞驒国最美的太夫都无法匹及,结果大名便以明夜品酒之命,硬是要我把您一同带去!”


这回布鲁斯明白了,一定是那个酒井抓不到内岛的把柄因而怀恨在心,便想出让大名“横刀夺爱”这么一出下作计策。他看着仍旧愤愤的内岛,忍不住被对方的孩子气逗笑了。


“好啊,那就去吧。”


布鲁斯痛快的表态令内岛星吓了一跳,他看着满不在意的男人一时有些说不出话来。


“这可是意味着您会以男儿之身……”后面的词他涨红了脸也说不出来,“不行,为了您的尊严,我必须在今夜送您离开。”


“如果我现在就走,那么你一定会被人抓住把柄,归云城也会因此而被连累。”布鲁斯安抚道,“放心内岛,到时候我有办法脱身。”


内岛星张了张嘴,布鲁斯的表情那么自信,让他根本找不出什么回绝的理由。最终,他只能不甘心的点头同意。


“只是届时,您千万莫要勉强自己。”


“当然。”布鲁斯忽然话锋一转,“不过,我现在更想知道你将我的装备藏到了哪里?让酒井恨不得挖地三尺都没能找到?”





—TBC—

写到最后也没能让大超的真名出场的我也是够厉害的_(:з」∠)_

大超这里年龄设定只有十几岁,因为日本古代成年早

作为契兄老爷此处的衣服就是小振袖,因为作者想看布鲁斯女装【被打死



评论(29)
热度(153)